咨询电话:0757-68474151
   12354787465
联系我们 more >>
12344877655
0757-13244877
服务时间:09:00-18:00
联系人:吕先生
地址:池州市尾城区长丰路60号
产品中心 / 您所在位置: 主页 > 产品中心 > 周一对同事袁老师来说是个不幸的日子。
新闻标题
发布日期

    《周一对同事袁老师来说是个不幸的日子。》

    时间:2017-06-04 13:43
    因为上课时看见一学生玩手机,遂走过去把手机收了,谁知惹怒了该学生,该学生站起抢了手机,并顺手报复性地把袁老师的右手往后反拧,只听咔嚓的声音,袁老师的右上臂骨折,顿时就疼得叫起来,该学生还说袁老师装模做样呢。是夜袁老师动手术开刀,接骨,装钢钉,据说筋都扭伤了。我能想象袁老师所经历的疼,20岁左右正在气头上的高三小伙子,正是气盛时,四十出头的中年不设防妇女哪是这样的人的对手?
    第二天吃饭时碰到一部门领导,问那学生开除不开除,领导说,怎么开除啊,袁老师都说不要开除呢,那么多医药费开除了问谁要呢?我听后不语,很想站起来豪迈地对领导说,开除他吧,袁老师的医药费,误工费,看护费都有我来出吧。可惜我并不富有,绩效工资也还没拿到手,可心里堵得慌,忍不住眼眶湿润起来,为自己职业的悲哀。我知道如果学生被老师弄成这样不知道会成怎样的爆炸新闻呢,肇事老师不是下岗就是被开除公职的命运。可现在老师被伤成这样,居然为了一点医药费奈何不了他,其实就是没有医药费,也是奈何不了学生的。学生是上帝啊,老师连话语权都没有,又能做什么呢!今天教师的地位低劣到如此地步,真是越想越悲哀!
    又想到不久前我正走出办公室门,被迎面飞奔过来的一高三男生撞个正着,仰面倒下,后脑勺着地,在办公室的同事只听见咚的一声,出门看我正躺在地上,竟没有脑浆迸裂,一命呜呼,都说我命大。事后有点后怕,想着真是差点就光荣了,忽而想着,如果我真的死了,算不算公伤呢?家人能获得赔偿吗?会报省厅吗?谁能给我的意外之死一个说法呢?就象现在谁能给袁老师肉体与心灵之痛一个说法呢?据说学生在学校一旦发生以外,6小时要报省厅的,不知道老师的命有没有学生的值钱?
    看来老师在学校也是有生命危险的,有必要要为自己买份保险了。。。。。。
     
    作者:admin